大家都在看

主页 > Y生活权 >美国的诞生‧之二十:将军们勾心斗角 >

美国的诞生‧之二十:将军们勾心斗角

2020-07-30 来源:http://www.vns7795.com 513

打从《独立宣言》的讨论过程中,大陆会议就不断提起要争取国际支持,但争取国际支持不是嘴巴讲讲,国际就自动会支持,独立战争开打至此,都还是英美之间的战争,1776年12月,华盛顿在冰天雪地中苦战的同时,班杰明‧富兰克林来到法国,争取法国支持美国独立。

身为英国的死对头,法国对任何能给英国带来麻烦的事都有相当大的兴趣,但是法国才刚在七年战争中损兵折将,更造成相当大的财政负担,要法国出钱出力,殖民地的这些民兵得先证明自己的确有办法给英国带来大麻烦,而不只是群扶不起的阿斗。

当法国看到纽约战役英军连战连胜,顿时对支援独立战争变得兴趣缺缺,儘管富兰克林被后世誉为不世出的大外交家之一,此时也一筹莫展,只能等待实际战场上,民兵先证明自己的实力。

或许真是「天佑美国」,英军很慷慨的提供了这个机会。

时间进入1777年,英军开始计画这一年的战略行动,原本在波士顿时的4个将军,其中盖吉已经于1775年邦克丘战役后打道回英国;而老是跟郝将军唱反调的柯林顿,于1776年中被支开去攻打南卡罗莱纳州的查尔斯顿,结果打了个大惨败,这下他的发言权又降低;郝将军虽在纽约全胜,却因为黑森佣兵与康瓦利斯遭华盛顿奇袭而略显颜面无光,这下子微妙的权力平衡倾斜了。

此时英军又显露出威权体制的弱点,在威权体系下,上下权力相差巨大,因此人人都积极「往上爬」,表面服从的下级,一有机会就想把上位者挤下来,取而代之,而上位者自然也要全力阻止他得逞,「上下交相贼」。伯哥因将军与郝将军此时就陷入这样的内部矛盾。

在向英国殖民地事务大臣乔治‧杰缅(GeorgeGermain)提出1777年的作战计画时,双方各怀鬼胎,伯哥因将军打算脱离郝将军,力求表现,于是提出了一个南北对进的计画。

美国的诞生‧之二十:将军们勾心斗角

这个计画的根源是来自于1776年殖民地部队兵分两路远征加拿大,结果在后勤不足、天花肆虐,以及英军的增援反击下惨遭大败,蒙哥马利将军阵亡、约翰‧汤玛斯将军染病身故,一群残兵败将在本笃‧阿诺的率领下,退守诺克斯取得火砲的泰孔德罗加要塞,英军的主将盖‧卡列顿一路追击,直到隆冬降临才回师。

美国的诞生‧之二十:将军们勾心斗角

伯哥因计画兵分两路──好让他能脱离郝将军另领一军──由他率领加拿大部队由北往南,夺取泰孔德罗加要塞后,继续沿哈德逊河往下游进攻,另一方面,郝将军则从纽约,沿哈德逊河往上游对进,一路歼灭殖民地部队之后会师,如此一来,就能把殖民地截断,孤立新英格兰地区。

这个雄伟的计画,唯一的问题,就是郝将军可不愿意配合演出──身为「大内高手」,他看出要是这个计画成功,伯哥因的光采绝对会盖过郝将军自己──郝将军于是提出了另一个计画,要从纽约出兵,追击华盛顿,擒杀华盛顿的部队,并一举夺下费城。

郝将军认为,这样一来,战争就会结束,因为当时欧洲战争往往夺下敌方首都就必然结束,日后如英法联军,或八国联军也是攻下北京后就準备谈判了,更好的是,他与华盛顿决战的精采战役,光辉将属于郝将军一人所有,伯哥因想「插队」靠战功超越他的地位?门都没有。

当这两个案子呈到当时的殖民地事务大臣手上时,他下了模棱两可的指令,他同意了伯哥因的计画,也指示郝将军应适时出兵,但是又同意郝将军的计画,那表示郝将军的主力将会前往费城,这是怎幺回事,那仗要怎幺打呢?

乔治‧杰缅有因个人政治斗争考量干扰军事决策的不良前科,在七年战争中的明登战役中,当法军即将全军溃败,上级下令他出击,可获得全胜,但是他却刚好与副手格兰比不睦,不愿意格兰比在战场上获得荣耀,结果竟然压住命令延迟出击,此举让他在战后遭开除。

美国的诞生‧之二十:将军们勾心斗角

在这次郝将军与伯哥因将军之争中,他下了「创造性模糊」的指令,也是「大内高手」的「宫廷斗争」考量优先的结果。

首先,1776年魁北克战役的英雄盖‧卡列顿,刚好是他讨厌的对象,允许伯哥因的计画,让伯哥因去夺走卡列顿的兵权,可以让卡列顿吃点苦头。

但是,若伯哥因太过成功,难免「功高震主」,所以他也不能让伯哥因太出锋头,因此有意让郝将军的部队不跟伯哥因配合,让伯哥因灰头土脸。

不过,若是不支援伯哥因的命令出自己手,那到时战败追究责任,自己也逃不掉,因此他下了模糊指令,一方面说郝将军应适时支援,但又不下明确的命令,暗示郝将军有违令的空间,让郝将军自行其是,到时万一出事,就可以把错都推到郝将军头上去。

郝将军与伯哥因将军自然也不是「小白兔」,对情况了然于胸,伯哥因明白郝将军不会来支援,一切要靠自己,郝将军也知道万一出事,责任躲不掉,不过在尔虞我诈、各怀鬼胎下,两路大军照样出发了,只留下先前在查尔斯顿打败仗,现在没什幺发言权的柯林顿驻守在纽约。

把个人的政治生命看得最优先,把地位看得比什幺都重要,以踩着别人往上爬为第一要务,把同僚、部下都当牺牲品,置国家的利益于不顾,这样的「宫廷斗争」手段真的值得学习?结果很快就会揭晓。

 (待续)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